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天刀门派短篇小说之《伞中剑》

天刀门派短篇小说之《伞中剑》

  “地上不凉吗,女孩子怎好在雨天跪坐于地?”我有些狼狈地抬起头来,便见一把伞随莺声而至,来人的眉眼模糊在伞沿的雨幕中。

  七月,皇衫道下了一场滂沱大雨,我抬头仰望着这个为我递伞的粉衣姑娘,她的眼瞳明艳似火,轻而易举点燃了我。

1.jpg

  她叫卢文锦。

  “地上不凉吗,女孩子怎好在雨天跪坐于地?”我有些狼狈地抬起头来,便见一把伞随莺声而至,来人的眉眼模糊在伞沿的雨幕中。

  “喏,我这还有把伞,刚好给你用。”走近时,她迤迤然在我面前俯下身来,变戏法般自背后又取出一把伞来。

  竹胎油纸,寥寥几笔绘着简陋山水,是柄再普通不过的伞,却像此刻的风雨,不由得人拒绝。

  我抱着撑开的伞,看着独立于大雨中的她。

  如果她明白了后来发生的一切,还会递给我这把伞吗?

  她潇洒,骄傲,痛快,她带我回天香谷,不问我过去亦无所求,她对梁知音说与我甚感有缘,将我留在天香谷。

  人们都说天香女子,心情好时是伞,心情不好时是剑。但她极少用伞,我问她,是不是大多时候心情都不好的缘故,她答:“我只是不爱用罢了。”

  我又问:“不爱用为何还要随身携带?”

  她答:“不带着,怎么给你递伞啊?”

  她说这句话时,回眸冲着我一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得那样温柔。我知晓她话中的随意,却仍一头栽了进去。或许她的眼眸是这世间最神奇之物,时而热烈,时而深邃,让我沉醉其中,甘愿深眠不醒。

2.jpg

  她叫卢文锦。

  “地上不凉吗,女孩子怎好在雨天跪坐于地?”我有些狼狈地抬起头来,便见一把伞随莺声而至,来人的眉眼模糊在伞沿的雨幕中。

  “喏,我这还有把伞,刚好给你用。”走近时,她迤迤然在我面前俯下身来,变戏法般自背后又取出一把伞来。

  竹胎油纸,寥寥几笔绘着简陋山水,是柄再普通不过的伞,却像此刻的风雨,不由得人拒绝。

  我抱着撑开的伞,看着独立于大雨中的她。

  如果她明白了后来发生的一切,还会递给我这把伞吗?

  她潇洒,骄傲,痛快,她带我回天香谷,不问我过去亦无所求,她对梁知音说与我甚感有缘,将我留在天香谷。

  人们都说天香女子,心情好时是伞,心情不好时是剑。但她极少用伞,我问她,是不是大多时候心情都不好的缘故,她答:“我只是不爱用罢了。”

  我又问:“不爱用为何还要随身携带?”

  她答:“不带着,怎么给你递伞啊?”

  她说这句话时,回眸冲着我一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得那样温柔。我知晓她话中的随意,却仍一头栽了进去。或许她的眼眸是这世间最神奇之物,时而热烈,时而深邃,让我沉醉其中,甘愿深眠不醒。

3.jpg

  她叫卢文锦。

  “地上不凉吗,女孩子怎好在雨天跪坐于地?”我有些狼狈地抬起头来,便见一把伞随莺声而至,来人的眉眼模糊在伞沿的雨幕中。

  “喏,我这还有把伞,刚好给你用。”走近时,她迤迤然在我面前俯下身来,变戏法般自背后又取出一把伞来。

  竹胎油纸,寥寥几笔绘着简陋山水,是柄再普通不过的伞,却像此刻的风雨,不由得人拒绝。

  我抱着撑开的伞,看着独立于大雨中的她。

  如果她明白了后来发生的一切,还会递给我这把伞吗?

  她潇洒,骄傲,痛快,她带我回天香谷,不问我过去亦无所求,她对梁知音说与我甚感有缘,将我留在天香谷。

  人们都说天香女子,心情好时是伞,心情不好时是剑。但她极少用伞,我问她,是不是大多时候心情都不好的缘故,她答:“我只是不爱用罢了。”

  我又问:“不爱用为何还要随身携带?”

  她答:“不带着,怎么给你递伞啊?”

  她说这句话时,回眸冲着我一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得那样温柔。我知晓她话中的随意,却仍一头栽了进去。或许她的眼眸是这世间最神奇之物,时而热烈,时而深邃,让我沉醉其中,甘愿深眠不醒。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