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移花旧事 天刀苏夜来同人短篇

移花旧事 天刀苏夜来同人短篇

  苏夜来记得,她看见他们一同练武时,彼此相望,眼波温柔得几乎将彼此融化。苏夜来立在那里,倒觉得自己并不多余,周围的一切人事都不多余,因为那二人的眼中,本就没有旁人他物。

1.jpg

  “吩咐下去,那外衫需以霞影纱为料,以金丝绣凤,珍珠为目,云纹要用金银线一并拈了·······”苏夜来一手握杯一手执壶于窗前自斟自饮着,已是双颊泛红,倒仍不忘天衣阁那些大小事务。

  “您都吩咐过多少次了,怎么就放不下心呢···我这就去再瞧着可好?”栀子应了声,披了外衣就准备出去。

  “等等,”苏夜来带着醉意摆了摆手,“我与你一道去吧。”说完,撑着桌子站起来,竟是有几分踉跄。

  栀子忙上去扶了一把道:“屋外天寒地冻的,您何苦这么晚走这一遭,刚喝了酒,若入了寒气,怕是要生病呢。”

  苏夜来站着任由她往自己身上裹上一层层的御寒的外袍、披风、毡帽、裘皮暖手筒,轻声笑道:“这人家大婚的婚服,容不得一点差错的。必要光艳夺目,精细至极才好。”

2.jpg

  “是是是,”栀子提了灯笼方将门打开,“总对别人的婚服这么上心,何时为自己做一件呢?”

  话音刚落,她自悔失言,再闭口不谈了。

  苏夜来却并不生气,只是出了门一阵寒风迎面而来,让她酒意消了几分,不由清醒地回想起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她还是移花宫苏樱座下的一名弟子,而她的师兄,叫子桑不寿。

  苏夜来本为楚留香后人,出身名门又天资聪颖,容貌不俗。只是从小时候起,比起移花宫种种精妙武学,她更喜欢研究那些个漂亮衣裳,常在纸上写写画画,布匹裁了一块又一块,做的越来越像样子。

  师尊苏樱不传授武艺时,总是一个人,神情很寂寞很寂寞地喝着酒,苏夜来幼时曾偷偷尝过一口那杯中酒,立时被辣得吐了出来,还憋出了眼泪。

  “师兄你说,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何师尊还要喝呢?”苏夜来坐在海岸边的礁石上晃着双脚,用指点了点一旁专心打坐的子桑不寿。

  子桑不寿睁开眼,默默道:“以后你就明白了。”

  在苏夜来眼里,师兄总是那么淡漠如水,认真勤奋,是所有弟子的榜样。

  但对她,却又有几分特别的宠溺与纵容。

  而她发现自己的心意,是在苏樱给她看花无缺与铁心兰的婚服时——

  她看着那两件华服,心里所想的是自己和师兄穿上的模样。

3.jpg

  苏夜来开始试探。

  她故意任性地一定要吃当季极少的海产,当闹到子桑不寿拂袖而去时,她想自己会不会做错了,对方会不会因此讨厌她······想了很久很久,直到入了夜,子桑不寿提着个竹篮回来递与她,面上倦色清晰,笑容也清晰。

  苏夜来接过篮子,愣住了,但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们还是如儿时一般亲密要好。

  只是苏夜来总忍不住想,要是子桑不寿没那么内向静默该多好,不然,他们可能早就在一起了吧。

  直到后来,她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后来,子桑不寿继任移花宫宫主一位,同时又握着水龙吟的大业。他开始有自己的徒弟,而其中一个女弟子,名叫楚天璇。

  苏夜来记得,她看见他们一同练武时,彼此相望,眼波温柔得几乎将彼此融化。苏夜来立在那里,倒觉得自己并不多余,周围的一切人事都不多余,因为那二人的眼中,本就没有旁人他物。

  她却在那眼神中落荒而逃。

  她逃到自己的房中,一眼看到桌上摆着的正红色绸缎,纹样华美精细,质地柔软丝顺,一直垂落到椅子上。

  她终于控制不住,扑倒在那缎子上放声大哭起来。

  感情当真是不论长短的。

  十多年师兄妹的情分如何?十来个月的师徒情分又如何?子桑不寿于她,终究是有情无爱。而爱上一个人,却并不一定要很久。

  后来,苏夜来起身,默默烧了那缎子,亦没叫人知晓。

  她依旧年轻貌美,只是从那之后,寡言许多。

  再后来,子桑不寿与楚天璇大婚。她也亲自为他们做了婚服,到场庆贺祝福。

  她仍旧喜爱裁衣,只是从那之后,再没回过移花宫。

  ······

  直到几个绣娘将婚服摆在她面前,她才惊觉自己已想了那么久。

  她伸出手,细细抚摸着正红纱衫上的绣样,沉吟道:“此处的绣线,须得再密些。”说着,自己捻了线示范起来。

  灯火彻亮,映照衣上光泽与一室暖意。

  倒也岁月静好。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