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天刀短篇小说之半影相依扇中情

天刀短篇小说之半影相依扇中情

  碧海晴空,海天一色,听着浪花扑打的声音,唐思元举起手中的酒杯对天大吼——“元安,我们出海了!”

  唐思元正在傀儡房内制作傀儡。他以异竹为骨,用玄铁和陶土铸造身躯,以无影丝相连,用刻刀小心翼翼地雕刻容貌——每一刀,都带着绵绵情意。

  手中的傀儡,在唐思元的雕刻下,眉目逐渐清晰。

  对于这个傀儡,唐思元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即便他闭着眼睛都能把容貌雕刻出来——他已经刻了许多遍了。

  在他的房间里,放着许多三寸高的木偶,其相貌与唐思元手上的相差无几,只是神情动作不同。而每一个木偶,都蕴含着雕刻之人的情意。

  夕阳穿过被纸糊上的窗户,余光透了进来时,这个傀儡终于被雕刻完了。

  傀儡的长发已被束起,闭着双眼,穿着一身白衣躺在榻上。他的容貌栩栩如生,看上去就像是活人沉睡了一般。

  唐思元看着傀儡的容貌,眼里有着怀恋。

  他给这个傀儡取了个名字——唐安。

  取好名字后,唐思元便带着唐安离开了傀儡房,向他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唐思元遇到了不少相熟的唐门弟子对他打招呼:“师兄好。”

  “师兄,你这是去哪啊?”

  “师兄师兄,你这是新做了一具傀儡吗?”

  ……

  唐思元一一回应道:“你好。”

  “我正准备回房间呢。”

  “是呀,刚刚做好的傀儡,他叫做唐安。”

  ……

  这些弟子都是刚进唐门不久,对于唐思元新做了一个傀儡这件事,并不感到惊讶——只是做个新傀儡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最多也就是好奇这个傀儡的性别,从而多看两眼罢了。

  ——唐门弟子,一般都是用性别不同的傀儡。因此,经常可以看到美丽的女弟子带着个头稍矮的男傀儡或者帅气的男弟子带着可爱的女傀儡。但也还是有男弟子带着男傀儡,女弟子带着女傀儡,这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

  只是,唐思元以前的傀儡都是女傀儡,突然换了个男傀儡,就让人感到好奇了。

  有弟子按耐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道:“思元,为何突然换了个男傀儡,不再继续用女傀儡了?难道是……”这名弟子突然压低了声音,“你怕对着可爱的女傀儡,会忍不住出手?”

  唐思元哭笑不得,“师兄,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可能对着傀儡出手……”即便是对傀儡出手,也不是对女傀儡……

  “也是,就算女傀儡外表像人,摸起来的触感也差不多,但是内里还是玄铁和陶土。这么硬邦邦的,还不如自己的手。”这名弟子点点头,一脸“我都明白,你不用解释了”,拍了拍唐思元的肩膀,“只能看,不能吃,还不如换个男傀儡,没有这么难受。”

  刚说完,这名弟子就被人用扇子敲了一下后脑勺。来人没好气地说道:“唐跃,你就闭嘴吧!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满脑子都是污秽的想法吗?”

  唐跃捂住后脑勺,哀怨地看着唐越泽,“师兄,你用得着这么用力吗?”

  唐越泽没有理会耍宝的唐跃,只是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唐思元的新傀儡,对唐思元说道:“师弟,你这傀儡……”

  唐思元装作没有看懂唐越泽的复杂神情,只是指着他的新傀儡说道:“师兄,这是我新做的傀儡,名叫唐安。”

  唐越泽仔细地看着这个傀儡,越看越心惊,这和记忆中的那人简直一模一样。看着这个傀儡,就宛如那个人再生一般。还有那个名字……唐越泽忍不住道:“师弟,你还没有走出来吗?”

  唐思元摇摇头,笑着道:“师兄你不必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没有办法忘记他,若是连我也忘了,还有谁记得他呢?”

  “师弟……”唐越泽看着唐思元坚定地神情,知道他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只能无奈地叹气,“你有分寸就好。”

  “师兄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唐思元看着唐越泽,认真地说道。

  ——我答应了他,要好好的、认真的活下去……

  唐思元和唐越泽等人告别后,带着他的新傀儡唐安回到了房间,并把唐安安置在床上。

  此时的天色昏暗,房间里没有点灯,只有微弱的光透过纸窗照射进来,让人隐隐约约地看清周围。

  就着这昏暗的光线,唐思元看着安静地坐在床上的唐安,有种那个人还在世一般……

  唐跃刚和唐思元告别,就按耐不住八卦的欲望,立马缠着唐越泽,好奇地问道:“师兄师兄,你和师弟说的那个师弟没有办法忘记的人,是谁啊?”

  唐越泽没有理会他,径直向房间走去。但是唐跃是谁?他天生就是个热爱听八卦,收集八卦的人,若是没有听到也就罢了,然而师弟这次换傀儡,明显是有内幕啊!他怎么可以错过!

  唐越泽最终还是败给了唐跃热爱八卦的心,言简意赅地说道:“那个人是思元下山游历的时候,结识的一位友人,名叫元安。”

  唐思元和元安第一次相遇,在双月湾酒家。双月湾酒家在巴蜀东部的双月湾,这间酒家在双月湾非常出名。唐门中不少弟子都对双月湾酒家赞不绝口,酒家里的酒非常受唐门弟子喜欢。因此,唐思元离开唐门的第一站,就是双月湾酒家。

  那时,双月湾酒家的大堂里人满为患,唯有角落里的一桌只有一个俊秀儒雅的青年坐着喝酒。唐思元略想了想,便举步朝那桌走去。他走到桌前,略一拱手,询问道:“这位兄台,不知是否介意我与你一桌?”

  那名青年闻声抬头,看了唐思元一眼,很爽快地答道:“不介意,请坐。”

  唐思元在青年对面坐下后,温声道:“在下唐思元,唐门的唐,思念的思,元旦的元。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青年先是一愣,然后笑道:“看来,我与你有缘啊!”

  唐思元有些不解,疑惑得看向青年。不等唐思元出声问,青年便笑着解释:“吾名元安,元旦的元,安心的安。你叫唐思元,思元……这不是有缘吗!”

  唐思元听后,也是笑道:“确实有缘!”

  “既然有缘,当然要喝一杯庆祝庆祝。况且,这里的酒确实很好!”元安挥手让店小二再拿来一个酒樽,给他们两人满上一碗,“来,干杯!”

  “干杯!”

  唐思元和元安倾盖如故,一起结伴同行。

  他们兴趣相投,默契非常,是友人,亦是知己。

  “我想一路游历,踏遍整个天涯后,便出海去看那海外的世界。”元安豪情万丈地说道。

  “好!我和你一起,踏遍天涯,一同出海!”

  和这位友人一起游历江湖的日子,是唐思元一生中最快活的时光。

  他们在银霜素裹的秦川药王谷品酒赏梅,绿蚁新醅酒,醉折花枝作酒筹,疏影暗香动;在襄州真武山的半山腰欣赏颇负盛名的奇景“真武云海”;杭州西湖水光潋滟,泛舟湖上,湖目清香酌清酒;登上开封巍峨的皇城望向远方,近距离看一路咆哮奔流的滔滔黄河;在燕云的风鸣绿洲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云滇的陨星湖旁有一片龙爪花海——龙乃是神物,而这种被称为龙爪花的植物据说代表着优美和纯洁。元安对龙爪花颇有兴趣,又听说龙爪花海十分的美丽惊艳,此前一直想见识一番,然而都错过了花期。

  如今,近在云滇,花期将至,元安便带着唐思元前往陨星湖看那让人惊艳的龙爪花海。

  这一路上,除了游山玩水,两人秉持正义,除暴安良,在江湖上闯下了不小的名声。虽说这两人名声不小,却不像当初的公子羽那样,家户喻晓,名动江湖。然而,流杀门这一不入流的小门派中的一名成员的朱大成却无意间知道了这两人。

  朱大成此人,典型的四肢发达有头无脑,志大才疏还好高骛远喜欢自作聪明——一直认为是流杀门有眼无珠,不识得他这个宝贝,如今只能在流杀门当个低层成员。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说是杀掉有名的八荒弟子就能进入青龙会。朱大成一想,这唐思元是唐门弟子,还很有名,假如我把他干掉了,不就名声大噪,从而可以离开这小小的流杀门,加入青龙会了吗?

  在朱大成想着怎么找到唐思元,并把他杀掉的时候,他云滇老家的老母亲来信说是他的祖父快不行了,让他回家一趟。

  朱大成祖父的头七刚过的时候,正是龙爪花花期将至的时候。此时,唐思元和元安来到了云滇陨星湖旁的一家小客栈住宿,等着龙爪花海的盛放。因为来观看龙爪花海的人比较多,因此好的客栈都住满了人,而这家客栈,正好是朱大成的舅舅开的。

  龙爪花花海盛开的那天早上,唐思元和元安在客栈大堂正中央的饭桌准备用饭。朱大成过来找他的舅舅,一进门就看到了正中央的唐思元和元安。朱大成只觉这两个青年有些眼熟,又见唐思元带着把扇子,旁边跟着个女傀儡,便知道这是个唐门弟子。朱大成想了想,就去找这里的掌柜——他的舅舅:“大舅,那在正中央吃饭的那个唐门弟子,你认识吗?”

  他舅舅看了看,“……好像是叫唐什么远?”

  “唐思元?”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这下真是老天爷都在帮我啊!我还没找,他们就自动送上门来!

  想到这,朱大成连忙跑向后厨,“大舅,我去帮忙!”

  唐思元和元安完全不知道有人在惦记着自己的性命。他们吃过了小二送上来的早膳后,便出发前往龙爪花海。朱大成就悄悄地跟在了他们后面。

  由于去看龙爪花的人不少,因此唐思元两人并没有发现他们被跟踪了。

  因为花海很大,所以他们避开人多的地方,寻了一处偏僻少人的地方,静静的观看眼前这一片让人惊艳的红色花海。

  他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元安便说道:“出来吧,阁下一直跟踪我们,是为何事?”

  朱大成知道暴露了,也不再隐藏,直接飞身而出,挥刀砍向唐思元:“爷爷是来要你们的命的!”

  唐思元并不慌张,拿出扇子,准备运功抵挡,谁知——一运功,他竟浑身无力!他旁边的元安也是如此。

  朱大成见此,哈哈大笑:“是不是浑身无力了?这是爷爷我无意中得到的一种药,无色无味,只要一运功就浑身无力,我叫他软骨散。虽然效果只有一天,那也足够了!”

  眼看朱大成的刀即将挥向唐思元的脖子,元安奋力一扑,挡在了唐思元的身前。

  朱大成这一刀挥下去,狠狠地重伤了元安。元安的后背血流不止,脸色苍白无比。唐思元眼眶红了,却因浑身无力,无法快速指挥傀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大成再补上一刀。

  元安脸色更加惨白,飞溅出的鲜血让四周的龙爪花更加鲜红。

  朱大成此时面色狰狞,后背没有防备,正想再补几刀杀掉元安,再干掉唐思元的时候,却突然一顿!

  原来是唐思元在朱大成没有防备的时候,让傀儡绕到了他的后背,用玄铁和陶土塑造的手直接穿心。

  朱大成低头看了看穿心而出的手,喃喃着:“大意了……”便倒了下去。

  虽然敌人已死,然而元安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逝……

  唐思元抱着元安,泪流不止。

  “不要哭,看到了龙爪花海,我很满足了,可惜,不能和你一起,一起出海了……”元安伸出手想要为唐思元擦去眼泪,可惜,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了……

  唐思元嚎啕大哭,最终将元安葬在了龙爪花海旁,希望他可以一直看着这片美丽的花海。

1.jpg

  后来,唐思元带着这个和元安很相似的傀儡出海了。

  碧海晴空,海天一色,听着浪花扑打的声音,唐思元举起手中的酒杯对天大吼——

  “元安,我们出海了!”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