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天刀短篇小说《玄晖异事录之中元鬼节》

天刀短篇小说《玄晖异事录之中元鬼节》

  玄晖:七月十五,乃是中元鬼节,适逢鬼门大开,有厉鬼出门作恶寻仇,也有小鬼思乡觅亲。但我没料到的是,这世上还有艳鬼一说,善勾魂摄魄惑人心智。

1.jpg

  (一)

  艳鬼无双,是个很漂亮很魅惑的美男子。

  但同时也是一个厉鬼。因为据说身披红衣死去,死后必将成为变得极为凶残,杀尽生前杀不得之人,做尽生前做不得之事。

  哎,虽说杀尽生前杀不得之人我是不能确定,但他确实是做了生前做不得之事。

  比如,那日七月十五,他将我的小师弟勾搭走了,两人在山下城隍庙中行了那等风月之事,恰巧还被我给窥见了。

  我那时初窥此事,只觉神智恍惚,仿佛整个天地都变了样,也没踩断什么树枝,也没惊呼出声,就这样呆呆地又走回了真武,在山门前坐了一夜。

  待到第二日朝阳初升,我如梦初醒,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悟透了人生。

  (二)

  小师弟是个很好也很傻的少年。

  每次我懒得下山,都是他去给我买的烧鸡,虽然每次都会少了一只鸡腿让我恨得牙痒痒,但好歹是我自己懒,就当是路费了吧,然后顺便把他胖揍一顿教他做人。嗯,就是这样!

  不过总的来说呢,小师弟也算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新进门的师弟师妹全由他带入门,也惹来不少桃花。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七夕他依旧是一个人过的。

  不过七夕一个人过也并不能证明什么,因为他中元节就直接打全垒了。

  哎,对于此事,我只能寄望中元一过,一切都能恢复原样。

  但显然,老天并没有听见我的祷告,因为小师弟已经连续夜出好几天了。至于是去做什么了,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

  (三)

  今天已经是七月廿七,我捧着一只完整的烧鸡很是忧伤地坐在山门口,看着小师弟同我道别后下山远去的身影,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夜晚交颈缠绵的模样。

  我撕下鸡腿啃了一口,欣慰地发现小师弟竟然再也没有私吞过我的鸡腿。

  只是,看着小师弟的身影隐没在栈道,我啃鸡腿的动作又多了一丝迟疑。小师弟一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断袖已不为世情所容,更兼阴阳有序,人鬼殊途,真是麻烦!不过说起断袖,我又难免想起了天香谷那唯二的男弟子——凤锦和南雨。

  凤锦也喜欢南雨,然而凤锦也是男人,南雨也是男人,最后凤锦被南雨的唐门小女友一个爆天星打落悬崖死无全尸,南雨离开师门从此孤身一人走江湖,似乎,下场都不怎么好。

  那,小师弟呢?他的未来,会好吗?

  (四)

  然而还没等我想明白,师父不知道何时站到了我的身边,问,“玄晖,他这样有多久了?”

  “快半个月了吧!”我啃了一口鸡腿,下意识地回答,然后刷的一下蹦起来,“师父你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师父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轻哼了一声,然后一巴掌糊我脑袋上,才说道:“我不来,你师弟被人拐哪儿去了都不知道。”

  因为被?了一巴掌,我当时气急跳起来一个油爪子就揩在了师父的袍子上,气呼呼地反击,“我知道!”

  然后我就看见师父眉毛跳了跳,一副“你知道你还不阻止简直是欠收拾”的模样,举起手眼看又是一巴掌要糊在我脑袋上,连忙往后一个大轻功逃过,师父这才又慢慢地收回手,问我,“他明日何时回来?”

  我抱紧了怀里的烧鸡,警惕地答道,“辰时。”

  “辰时……”师父冷哼一声,胡子都快翘起来了,“简直是胡闹!为师就在这里等他到辰时,看他回来要如何解释!”

  看到师父胡子翘起来的一刹那,我的心咯噔一下,仿佛已经预见了小师弟在大殿罚跪的未来。

  哎,小师弟,你自求多福吧。

  (五)

  之后的那一夜,师父果真在山门口同我一起等到了辰时。

  那时恰逢朝阳初升,霞光万丈落在了山门前,小师弟就是在这样的景色下出现,沐浴着晨风暖霞,逆光回来,当真是玉树临风一少年。

  然而,当他看见山门前的师父,挺拔的身姿瞬间萎靡了下来。而我似乎能想象他的惶恐,寒毛都竖起,还可以简称为炸毛。

  “师……师父……”

  师父当时一句话没有说,只是一直看着小师弟,仿佛眼神里也沾上了晨露的凉意,直教人心底发毛,然后我正疑惑着,小师弟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一张脸煞白煞白的。

  后来我才明白,师父的眼神里全是气场,而小师弟的脸上全是心虚,而我的疑惑,叫做吃瓜群众。

  (六)

  今天已经是八月初三了,小师弟还在真武大殿里跪着,外面不明所以围观的师妹们已经又多了一波。一些玻璃心的师妹已经开始掉眼泪了,然而师父不松口,谁也不敢去让小师弟起来。

  而我作为他的师姐,在众师弟师妹眼中又是唯一一个不怕惹师父生气的人,于是深夜里偷偷去给小师弟送膝垫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于是我就捧着一只烧鸡一对膝垫大摇大摆地在子时走进了真武大殿。没错,就是这么明目张胆。

  因为师父已经在门口转角处看到我了,只不过一句话没说又走了。这不是明摆着的默许是什么?我要再猫着做贼一样的进去,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你怎么来了?”小师弟回头看了我一眼,蔫头蔫脑地问了一句。

  “有人托我给你送东西。”我把膝垫给了他,又不情不愿地把烧鸡也给了他,然后我就看见他眼睛一亮,满怀期待地问我,“是他吗?”

  “是她啊!”我装作听不懂,“就上个月还给你送香囊的那个小师妹。”

  小师弟眼神霎时暗了下来,然后拆开油纸看见那只烧鸡,立马又瞪我,“这鸡怎么少了只腿?”

  “可能这只鸡天生瘸的。”

  瞎扯了一句,我一屁股坐他旁边,趁他不注意眼疾手快又扯下一只鸡腿来,当做没看到他炸毛到几乎想打人的眼神,慢条斯理地啃了一口鸡腿,然后问他,“你想通了没?”

  小师弟原本炸毛炸出来的霸气侧漏就真的侧漏了,垂下了头,沉默了半晌后,如此回答。

  “我不知道。”

  (七)

  那时我并不知道师父在外偷听,又作死地问了他一句,说——

  “你还想见他吗?”

  “想。”

  回答就一个字,但是却成功为他预定了未来半个月的罚跪,充分地诠释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八)

  后来过了几天,我不知道小师弟是真想通了还是假想通了,反正他是向师父认认真真地认了个错还立了誓,而目前师父似乎也是相信他想通了,便解了他的罚跪。

  然后那一天,小师弟再次夜出,我照例带着鸡腿去山门口等他辰时回来,却被师父阻止了。我问师父为什么,师父却问我为什么,让我一下子有点懵。

  然后师父又问我,你觉得他还会回来吗?

  我想了很久,还是说,他会回来的。

  师父盯了我一眼,又问我为什么。

  因为真武是家啊,哪有人不回家的?

  我这样回答的时候,师父又盯了我很久,然后才说,那你去等吧。

  (九)

  那一晚,我等到了天亮,又从天亮等到了天黑,啊呸,我怎么可能等到了天黑,没有了小师弟我还得自力更生去买烧鸡,谁有时间等他啊!

  不过那一天,我也是真的知道,原来真的有人会不回家的。

  就像大师兄跟鲛人海珠走了一样,小师弟也跟那艳鬼无双走了,连家不都不要了。

  哎,还是笑道人顾家,没有抛弃真武。

  嗯,我也很顾家,一直留在真武。

  那时,我坐在真武大殿的房顶上,看着远处的云海,啃着山下周大妈那儿买的烧鸡,这样想着,仿佛人生就已臻至圆满。

  啊呸,这鸡盐放少了,味道那么淡,一点都不圆满!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