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天刀短篇小说《航海之遇鲛》

天刀短篇小说《航海之遇鲛》

  我离开你以后,娶了一个天香的女子,我发誓我会视她如珍宝,我会为她生为她死,我会深爱她直到时间的尽头。可是,我午夜梦回所见,皆是你我依持的种种过往,直到我老去,直到我死去。

1.jpg

  出海的那日,天气极为晴朗。

  我站在码头之上,眺望即将远去的大陆。母亲也来送我,不停地嘱咐我一定要平安归来,我也答应她,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回来,回到这片土地,回到生我养我的秦川,然后娶一个好女子,与她共度一生。

  而这次航行,不过是我的一次旅行而已。或许也是可以称之为叛逆的吧?说不定母亲会以为我会通过这艘船离开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吧,才会百般嘱咐。毕竟八荒的世界,真的是有些看腻了啊。

  船起航时,我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满怀豪情和期待。大海的远方,会是什么呢?

  然而我没料到,航行了一个月之后,一场风暴将船摧毁,而周围,没有任何着陆点,几乎所有人都在那场风暴中丧生,除了我。

  因为,我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

2.jpg

  你有没有过在海里不断下沉的经历,所有的水疯狂的灌进耳朵,灌进鼻孔,灌进嘴里,灌进肺腑。深蓝的海水,带来的,只有深蓝的绝望。而她,就是这绝望中,唯一的希望。

  我几乎以为我要死了,脑海中闪过了我的一生,最后的画面,是临行前母亲拉着我对我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也是这时,我才注意,母亲的双鬓已经斑白,原来,母亲已经老了啊。

  突然意识到我有多么不孝。母亲中年丧夫,辛苦抚养我长大,如今,我竟要让她老年丧子吗?不!不可以!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也就是那一瞬间,我求生的希望突然强烈了起来。所以,在看见深海中带着鱼尾游弋的她时,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活着,所以我向她伸出了手,用眼神告诉她,救救我!

  不管她是什么,妖魔也好,鬼神也好,救救我,我要活下去。

  她过来了。摇摆着鱼尾,美丽的眼睛带着几分疑惑,然后缓缓地伸出手,带着几分好奇,轻轻地触碰了我的手。

  活下去!活下去!我当时的念头只有一个,所以没看见她有多美,也没看见她被我强行抱住时流露的惊奇,更没有看见,她被我吻住时,眼中的光华,有多么灿烂。

  再次醒来,目之所及是深蓝的天空,白云游弋,耳边传来风声和水声,也闻到了大海的咸腥味。

  发生了什么?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我揉着额头坐了起来,昏迷前的事情再次回想起,风暴,落水,得救……

  猛地抬头,这才发现我在大海中的一块礁石上,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没有一个人。难道昨晚的那个人,是我的幻觉吗?我不是被人救起,而是被海水冲上了礁石?

  打断我回忆的,是她破水而出的声音。

  她的容貌很美,美得不似人间物。湛蓝的眼睛仿佛是大海的颜色,宣告着她是大海的宠儿。当她坐在礁石上看着我,我的目光才落到她下半身的鱼尾上,深蓝色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着幽蓝的光芒。

  “你是鲛人?”我问她。

  “我是海珠!”她笑着又钻回了海里,然后又在海里回头看我,“海上的明珠!”

  我不由失笑。她这样的心性,与八荒的少女倒是没有分别,只是她鲛人的身份,又显得她如此的心性更为难得了几分。

  没过一会儿,她又坐了上来,双手撑着礁石,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你看着我干什么?”被一个美人这样盯着,我难免有几分狼狈。

  “因为你很好看啊。”海珠看着我,歪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海风吹动她的发丝,让她的笑容变得更加动人。

  她真美,不似人间,仿佛无尽大海,仅仅凝聚出了一个海珠,只为她如今能如此光芒四射。

  那一刻,我仿佛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从未有过的强烈感情一下子束缚住我,仿佛滚烫的热流划过冰冷的岩石,凉薄,而又厚重。

  向来不愿意委屈自己的我,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心意。所以我伸出手,但也没有强迫她,直到她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我才抱住了她。

  “你会吻我吗?像在海底那样。”她这样问道。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再次抱紧了她。

  “如果我希望呢?”她再次问道。

  “我会如你所愿。”我这样说道。

  然后,那一吻,落在她唇上,也落在我心上,仿佛为了这一吻,已等了千年万年。

  恍惚间,我听见她在问我的名字。

  “我叫,苏月白。”

  苏,是母亲的姓氏,月白,是父亲的名字。父亲殁于沙场,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太白苦苦等候。母亲说,她希望我不要恨父亲,所以取了月白之名。

  不知为何,我又想起了母亲当年的事情,她与父亲相遇,情难自禁,便有了我,然战事再起,父亲远赴沙场,再未归来,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便承受了无数的风言风语,直到我长大。

  可我却叛逆至此,非要出海航行,若是此番不能回去,岂不是要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能带我回到陆地上吗?”我看着远处的天空问她。

  “回到陆地上你会离开我吗?”海珠看着我,眼睛仿佛在哭。

  “你能在陆地上生活吗?”我反问她。

  海珠没有再说话,她又跳进了海里,摇摆着鱼尾在海中沉浮。她是大海的女儿,她离开海,会死的。

  我看着海中的鲛人,微微移开了眼。如果她能,我就不顾一切娶她。可如果她不能,我又如何能一直漂流海上呢?

  我是人,不是鲛人,海上的生活,不适合我。更何况,母亲还在秦川等我回家。

  夜幕很快降临,一轮明月高悬,我才发现,原来已经是十五满月了。当我再看海珠时,她已经浮出水面,面向明月,背对着我,唱着我听不懂的歌曲。

  满月之辉,仿佛尽数落在了她的身上,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她的鱼尾高高摆起,然后幻化出了一双腿,白皙而修长。

  不,不是幻觉。

  海珠已经扑进了我的怀里,她抬头看我,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然后吻住了我。她的双腿交缠在我的身上,她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庞,她的声音吟唱着世间最美的乐章,或许,她不是鲛人,她是海妖,惑人心智诱人沉沦的海妖。

  那一刻,只想沉沦,再沉沦。

  那一夜,大海之上,朗月之下。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今夜的风月里,努力相拥。

  那天晚上,我问她既然知道我要离开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她说她在海里遇见过很多濒死的人,却只有我伸手拥抱了她,吻了她。我又问她如果不是我,是别人抱住了她,她还喜欢他爱他吗?她说,没有如果,她已经爱上了我。

  后来的几天,她牵着我的手,带着我游过广阔的大海,然后送我到了最近的一个孤岛上,那里荒无人烟。

  然后,我在岛上生活,她在海上生活。

  满月下的那一夜,仅仅是一夜而已。天亮之后,满月落下,她的双腿消失,她依旧是只能生活在海里的鲛人海珠。

  两个月之后,一艘来自八荒的船到了这里,我被成功搭救,返回了八荒。

  我离开的那一天,海珠看着我,依旧在笑,她问我,你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点头。

  “没关系。”我听见她这样说,然后冲我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不会忘记你的,但我会爱上下一个拥抱我的人,到时你别后悔就好了。”

  那个时候,她笑得天真而又豁达,仿佛对我的离去毫不在意。可我在船上,分明看见了她泪落成珠,就在这时,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也在为她哭泣。

  “怎么突然下雨了?起航时还是个艳阳天啊!”

  “要回岛吗?这个天气,说不定会有风暴!”

  “不用了,这个天气雨下不大的,尽快离开这片海域就没事了。”

  “好吧,听我号令,全速前进!”

  我听着船上其他人的交涉,最终还是选择进了船舱。可直到我睡着,我的梦里,仍然萦绕着她的哭声,不绝于耳。

  这样的梦,直到我回到了陆地,才停止。而另一个梦,才悄然开始,直到我老去,直到我死去,都没有结束。哪怕我娶了另外一个女子,我发誓一生爱她护她,为她生为她死,可即使是这样,午夜梦回所见,皆是海珠和我的那些时光,再不能忘。

  我承认,海珠很好,美丽多情,我很喜欢她,可她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她。我成为不了鲛人,她也做不了人。

  那一段时光,只不过是一场梦,梦中我们相亲相爱,梦醒后我们各自为家,再不相见。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