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港口首页 > 资讯中心 > 《推理学院》官方故事:寂静之森的宝藏

《推理学院》官方故事:寂静之森的宝藏

  《推理学院》官方为小伙伴们带来森林老人梧木年轻时候的故事,还有你们喜欢的灰姐姐的黑暗童年哦!一起来看看吧!

    《推理学院》官方为小伙伴们带来森林老人梧木年轻时候的故事,还有你们喜欢的灰姐姐的黑暗童年哦!一起来看看吧!


    十年前,推理之都。


    在这座被阳光和海风眷顾的大都市里,依然有许多不起眼的肮脏屋群隐藏在繁华的钢铁丛林中,像一朵朵躲在灌木的阴影下发霉生长的毒蘑菇,时刻污染着行人的视觉。


    残破的屋檐接连在一起,发黑的水坑积起厚厚的油垢,随意丢弃的垃圾堆成小山,在烈阳的炙烤下,臭气充斥着整座贫民窟。


    在几个纹身壮汉的拥护下,一个白面青年站在一扇覆满铁锈、千疮百孔的铁门前,他清秀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手里握着一块雪白精致的手帕,捏住了鼻子,极力地想要阻挡那无孔不入的恶心气味。


    “冷谷,打开它。”


    从青年的鼻腔里发出怪异的声音。


    早有准备的壮汉点了点头,提起一柄望而生畏的开山斧,卯足了劲冲门锁劈去,隆起的肌肉快要撑破可怜的西服,脖子上的青筋鼓起,如同一条条粗壮的巨蟒。


    ……


    十分钟前。


    梧木趴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滚烫得像烤熟的红薯。


    阴暗的屋子里散发着一股陈旧的霉味,阳光没办法撕破那层薄薄的铁皮,只剩下拇指大小的蜡烛还在苟延残喘,散发着微弱的光。


    梧木显得更加焦急,他就在床边仅有的空地上来回踱步,这两天压在他心头的烦心事实在太多。


    小女孩是当初在垃圾场中翻找食物的时候发现的,那个时候的她比现在还要瘦弱,皮肤黑得如同烧过的木炭,胸口轻轻起伏,鼻腔里只剩微弱的呼吸。


    梧木自然救下了她。


    从此,小女孩如同一盏明亮的小太阳,点亮了那颗孤单黑暗的心。


    为了让瘦骨嶙峋的小姑娘补充些营养,数月以来,梧木几乎翻遍了垃圾场的所有角落,与流浪汉和野狗争抢地盘和食物,梧木虽然弱小,但每一次都如同一头小狼般拼命,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打心底惧怕着他。


    梧木只想要为她带些“新鲜干净”的食物。


    遍体鳞伤的梧木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靠着床头坐下,傻笑地看着那个狼吞虎咽的女孩。


    有时候,小女孩会把食物递到梧木的嘴边,但梧木从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看到心疼和担忧时,他会笑着告诉小女孩自己是超人,从来不需要吃饭。


    他摸摸小女孩的脑袋,干燥的头发在手掌的摩擦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早出晚归的梧木越来越虚弱,但他的眼神之间依然散发着清醒无比的光。“翻找垃圾堆”可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他四肢健全,一定有更好的办法挣来更多的钱,请她吃上一顿真正的饱餐!


    于是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梧木走上了街头。他环顾着高楼林立的繁华之城,一股莫名的心酸开始在眼睛里打转。他用手臂摸了摸咸咸的泪水,低声骂着自己不争气。


    终于,梧木找准了方向。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他握紧了拳头,走进了推理之都最大的赌场,因为他听人说,这里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


    梧木晃了晃脑袋,想要把那些思绪全都抛出去。那根本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那是毁灭的地狱!梧木欠下了巨债,连一毛钱都没办法拿出的他,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偿还。他痛苦地捶打着额头,无助地望着躺在床上不断轻声咳嗽的小女孩。忽然,他的眼神微微亮起,想起了关于推理之都后山上的传说,那片被市长大人下达禁令的森林,似乎藏着某种价值连城的宝藏!如果自己可以找到它,一定可以完美地解决这场危机!


    但,自己真的能找到它吗?这么多年过去,无数偷偷溜进森林的寻宝者,他们的身影再也没能在推理之都出现。


    想到这里,梧木的神色再一次黯淡。


    如果说他们已经找到宝藏并且远走高飞,但偏偏仍然有各种各样的传闻充斥在推理之都的大街小巷,每当夜幕降临,远山中的森林里也会发出淡淡的金光。


    如果不铤而走险,自己和她的命运也就全完蛋了!


    梧木打定主意,再一次跪在床边,心疼地看着虚弱的小女孩,他轻声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会回来。你,你可不要到处乱跑!”


    梧木的声音有些颤抖,小女孩听出了异样,眼皮动了动,眯起一条细缝。


    “别……别走。”


    她快要哭出来。


    像小鸡爪一般的小手,被梧木紧紧抓在了手中。


    梧木低头,用脸颊轻轻触碰着她的额头,泪水滴落,很快就在滚烫的额头上蒸发不见。


    梧木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阳光刺得眼睛生疼。


    ……


    随着一声巨响,无数受惊的鸟成群地从头顶飞过,野狗警觉地扭头看向灰尘扬起的地方。


    铁门像战败的俘虏,无力地耷拉在一旁。一股霉味从屋子里涌出,夹杂着垃圾场的恶臭,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把那小子给我揪出来,打断他的腿。”


    青年似乎一刻也不想逗留,厌烦地发出命令,几个壮汉猫着身子,鱼贯而入。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一个光头大汉——冷谷率先钻了出来,头上还粘着灰尘和蜘蛛网,他看着青年,瓮声说道:“少爷,人跑了。”


    “跑了?”青年似乎早就料到如此结果,冷笑一声:“来,搭把手,把这破屋子给拆了吧。”


    “少爷,里边……”冷谷努了努嘴,指向屋内,“里边还有个活的,是个小女孩。”


    “带出来。”青年更加鄙视梧木,竟然抛下她独自跑了,真是个孬种,以后就别妄想再回到推理之都。


    冷谷得到吩咐,立刻冲着其他几人吼了几句,不一会儿,小女孩就像小鸡一样被人提在手里,拎了出来。


    阳光将小女孩的脸庞映照得乌黑透亮,有一丝血色隐隐从嘴唇上浮现。


    青年没有说话,端详着她的脸庞,他的眉头慢慢舒展,眼神里涌出复杂的神色。


    “藤山少爷。”冷谷打破了宁静,“接下来怎么做?”


    “我认识她。”青年薄薄的嘴唇轻轻动了动,“真是有趣。”


    “走吧。”藤山指了指女孩,“带上她一起。”


    ……


    一直到夕阳闯进了连绵的山脉,梧木才轻轻活动了一下身子。


    他藏在灌木丛中,紧紧盯着护卫的一举一动,终于在他们换班的刹那间,弯着腰从围栏下溜了进去。


    梧木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他藏在一颗巨大的树的背后,努力让自己回复平静。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梧木忽然感觉头有些晕晕的,眼睛好像也有些模糊。


    他可管不了这么多。


    当确认安全之后,梧木连滚带爬地往森林深处跑去,没有方向,就这样一直往前奔跑。


    寂静之森是个可怕的地方。


    在这里,你听不到任何生物甚至是植物发出的声音,没有虫鸣,没有鸟啼,没有风吹起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参天的树木生长出繁密的枝叶,遮蔽了整座森林。即使在阳光明媚的白天,也只能从树叶的缝隙间遗漏一缕缕光影,照出满地的斑驳。


    但到了夜里,伸手已不见五指。


    梧木饿得快要昏过去,苍白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的眼前也越来越模糊。在朦朦胧胧的时候,梧木似乎听到了某种声音。


    这个声音平静又平常,就好像走在街上忽然被人叫住的感觉。


    但现在不一样。梧木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在恐惧的时候,脑袋拥有了片刻的清醒。


    寂静之森不可能听得到任何声响。


    一定是我听错了。梧木抬起头来,想要仔细分辨声音的源头,但黑暗如同没有浪潮的大海,恐惧再一次涌上心头。


    与此同时,一声轻唤再次响起。


    梧木听得很明白,但声音仿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在黑暗之中,没有根源,没有去处。


    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


    “年轻的……勇士。”


    这一次,不再是哼哼唧唧的语气词,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字一句,此刻,梧木总算听懂了。


    “你……是否想要……守护你的……土地。”


    那个声音空灵无比,嘶哑得却像是一名老妇。


    “我,我想要守护……”小女孩稚嫩的脸庞从梧木的脑海里浮现,轻描淡写般地驱散了心中的所有恐惧,顺着森林中的声音,梧木有气无力地接答着话。


    “拿起权杖,接受……森林女神的考验吧。”


    有一点莹莹白光从黑暗中浮现,像渺小的萤火虫,在梧木的眼前漂浮。当森林中的声音落下,无数的光点从树木中、满地的枯叶以及土壤里升起,它们汇集在一起,好似在经历一场神秘又神圣的仪式。光点中心,一根权杖的轮廓缓缓显现,等待梧木去揭开它的面纱。


    借着权杖发出的白光,梧木终于看清了寂静之森的真面目。


    无数的生灵将自己围在了一起——毛皮雪白的兔子、漂亮的梅花鹿、吊在树枝上看热闹的猴子、嘴里嚼着草的马驹,它们无一例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梧木甚至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这群动物,纷纷以无比期待而又紧张的神情凝望着梧木,仿佛在齐声说:快握住那根权杖!


    “这就是……寂静之森的宝藏吗?”梧木望着眼前的白光,仿佛看见了自己和她穿着漂亮的衣裳,住着明亮宽敞、干净舒适的大房子,餐桌上摆满了面包、果酱和烤肉,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和他们一起分享这顿寻常的早餐。


    “我不是在做梦吧……”梧木伸出手去,指尖与白光渐渐融为一体,权杖仿佛受到召唤,落进了梧木的手中。


    森林中的动物们惊讶无比地张大了嘴,它们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兔子陷入了疯狂,猴子龇牙咧嘴,在森林中上蹿下跳,梅花鹿抬起前蹄跃上半空,马驹停止了咀嚼,鼻孔里喘着粗气。


    这一切都是无声的,如同一场默剧。


    因为它们发现,梧木并没有像他们一样,变成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我终于,等到了你。”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梧木的耳边响起,与刚才的声音判若两人,好像一个小女孩发出的窃喜,好像是……梧木心里面的她。


    好似一种破茧的声音在森林里弥漫,回荡。梧木有些惊慌失措,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修长的双腿渐渐缩短,皮肤在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松弛,肌肉开始萎缩,头发被染上了一层厚重的雪白。


    更令他感到害怕的是,他的脸上似乎要长出什么东西。


    梧木双手颤抖着,摸向自己的脸庞。从触觉中传来的,是如同抚摸树皮的感觉。


    一块树皮在脸上生根,一颗种子在树皮上发芽。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让梧木的心神变得恍惚。


    但很快,梧木颤抖的身体开始变得平静,在他脑海的深处,所有的记忆正一点一点地被封存,他渐渐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想不起贫民窟里发生的一切,到最后,只在内心最坚固的地方,还残留着一个瘦小的身躯,一张黑黑的脸庞。


    仿佛有一滴水,在黑暗中滴落进了水潭。


    寂静之森的土地上,有无数的鲜花在黑夜里肆意开放,高大的树木再一次疯狂地生长,在最高最宽大的一棵树的树冠上,一个光茧裂开,一双宛如白玉的手臂伸出,她惬意无比地舒展着身姿。


    梧木的眼神里,已是空洞一片。


    他握着权杖,仿佛受到指引,缓缓地在漆黑的森林里游走,然后在一棵树旁坐下,凝望着山下被霓虹覆盖的推理之都,沉默不语。


    各种各样的动物跟随梧木而来,它们乖巧地、静静地呆在他的身旁,仿佛拥簇着一位森林之神。


    此刻,守护这片森林,是梧木从现在开始,到千万年以后的职责。


    ……


    在经历过一整天的治疗和营养补充后,她正睡得安详无比。藤山看着眼前的这颗“黑珍珠”,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当阳光洒在洁白的床上时,他似乎得到了答案。


    藤山的嘴角扬起,自言自语地说道:“当光明和黑暗相互融合的时候,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变成灰色。”藤山满意地笑道,“以后你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你就叫灰吧。”


    有鸟儿从远处飞来,落在窗台上,歪着头看了看屋里奇怪的二人,张开嘴像在啼鸣,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小女孩似乎做了个恶梦,她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抖。


    推理之都延续着它的喧嚣。


    全文完。


    《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



无需登录 轻松领手游礼包
请关注【游戏港口】微信公众号:gk99wx

 
声明:游戏港口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资讯
关闭